视频|《8问》公信宝黄敏强:被揍到18岁才回归的网瘾少年

小别8问 发布在 , , 11 34048

网瘾少年

我之前听说公信宝的CEO黄敏强是个直男,于是对这次采访做好了“死扛也要聊到底”的心理准备。而事实却是在整个采访中他给我一种亲切感,网传的“直男”不直,还时不时透露出幽默感。而网传的“直”,应该是和诚实挂钩的。

WechatIMG273

“我妈经常教育我,做人要诚实。”

对黄敏强影响最大的是他的母亲,小时候家后面的果园很多小伙伴会偷偷翻进去摘果子,而他母亲则不允许他这样做;小时候独自吃掉属于姑姑家但是放在自己家的婚礼回礼,被母亲呵斥下次再这样就剁掉手……

“到现在我都记得小时候我是怎么被我妈打的,我被她从小打到18岁。”

黄敏强小时候性格孤僻、特立独行,算不上是学霸,然而在计算机方面却很突出。喜欢历史课,于是在初中时候他的历史老师便教会了黄敏强打字和玩游戏。上高中时候,黄敏强就已经开始使用C语言进行编程,并会写出一些比较有意思的程序。只要当时有同学遇到和电脑相关的问题,黄敏强都能帮他们解决。

2000年左右,网吧已经开始出现,上高中的黄敏强成了一名网瘾少年,经常翻校墙去网吧通宵打游戏。班主任发现后打电话到黄敏强家中,向父母说黄敏强不学好,沉迷游戏。这件事情在老家酝酿一周之后,黄敏强回家。

“那时候我已经18岁了,那天家里亲戚都来了,母亲用她做衣服的木尺子,狠狠的抽我的背。那一次父亲也给了我一个巴掌,那是父亲第一次打我,也是最后一次。从那之后,我就被掰正了。而家里的一些变故也让我感受到做为男人应承担的责任。”

读大学的时候,黄敏强选择了计算机专业。这是一次因喜欢而做的选择,但在整个大学期间他并未意识到计算机技术究竟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

“从那个时候就觉得计算机很神奇,除了能学习之外,还能跟游戏机一样好玩。参加工作之前,我并没有把它当作一个拯救未来,或重构信用社会的一种工具。 那时候觉得计算机好玩,像游戏一样。编程能给工程师的带来精神的满足,痴迷于解决一堆bug,解决之后人是会兴奋的。这种痴迷与兴奋是别的无法替代的,就像海钓者在鱼咬鱼饵时,海钓者愿意将手机扔到海里去起杆的那种兴奋。当然,海钓者钓鱼并不是为了吃鱼。”

WechatIMG560

 蜕变的程序员

程序员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只关心技术能做什么,怎样用技术走捷径,认为技术无敌。第二季阶段是用技术创造出有实际意义的价值,如微信这样的产品。而到第二阶段,就需要思考产品对社会对世界意味着什么。第三阶段是企业家精神,这个是最难的,一辈子真正能到第三层的技术程序员并不多。

2007年黄敏强大学毕业,2016年创立公信宝。期间9年的经历,对于黄敏强来说绝对是可贵的。而在那些经历中,而对他现在都有很深刻影响的,却是一次失败的经历。

毕业后黄敏强到浙大网新的一家子公司工作,两年时间,从程序员做到到技术副总。

“那时候我负责宁波的一个项目,结果失败了,也跟客户产生了较大的冲突。这是我唯一拐不过的一个失败项目。从宁波回来后我在沙发上想了三天,我为什么会失败?后来我明白是因为我的个性让我做决定时候一意孤行。当时太自以为了,有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

“那时候很多人劝我,当时的网络环境和设备不足以支撑一些超前的设计,但为了,我不听,就觉得该那样干。而且我认为那就是未来,就是很酷。后来被迫瘦身,但用户还是用的不顺利,前后端也出现各种问题。如果这东西现在搬到现在来,其实是能够适应的,因为用户的手机和电脑已经能适应了,但是当时没有。”

过去的黄敏强一直是偏向于务实,更多的是从技术角度去做事情。从那之后,黄敏强开始能听得到别人的建议,与人相处也再那么冲动。思想开始变化,慢慢进入了程序员的第二个阶段,到现在为止,黄敏强也认为自己还处于第二阶段。第三阶段,还需要更多的考验他的智慧和哲思。

也几乎是在那次失败事件的同间段,黄敏强开始接触币圈。和现在公信宝的合伙人一起过做一些数字货币的竞猜游戏。 但即使是在离开浙大网新后,他也并未直接进入币圈,而是去做了和互联网金融服务与中心数据有关的工作。

“要做成一件事情,讲究六个字——取势明道优术。如果大势不对,你做再多、想法再好再超前,都可能撑不到,就挂了。2014年时候我觉得时机未到,当时我做互联网金融让我有了一个认识产品的阶段。我在中心化的数据交换平台工作过。2016年,身边的朋友都在开始讨论区块链,我也以汉鼎的名义接受一些关于区块链的采访。那时候我觉得时机来了。”

于是他拿起电话,和未来的合伙人打电话聊了5 分钟,一拍即合。

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虽然曾4个人在3个月内开发出公信宝第一个版本。但传统VC并没有人愿意给公信宝投资。 坚持到2016年12月的时候,黄敏强已经默默决定:如果12月底还拿不到融资,就把房子卖掉。

“最后一次找融资是在上海黄浦江边,对方说考虑一下,考虑一下就是不考虑了。谈完后我在江边说,到底是我傻逼还是他们傻逼?当我想明白是他们傻逼的时候,我就决定不要股权投资了。既然在股权投资领域没人看得懂,不愿意投,而我的项目要继续走下去,那么我只能选择去币圈。然后就去北京找了老猫,这是我第一次正式的去找接触币圈的人投资。”

黄敏强去北京后找到老猫,老猫当时就支持了他,并且将李笑来拉进来。而在李笑来投了股权之后,黄敏强告诉李笑来,光币圈的还不够,还想要机构投资进来。李笑来就带黄敏强去见了徐小平,在会议室展示完项目后。徐小平在将黄敏强送到去门口的时候和他握手,说这个项目他投,但并没谈何估值。

“那时候我担心自己估值偏高,究竟是多少自己也没有敲定。 最后是李笑来在马路边的地铁口把估值给定下来的,我们听后,就说行。”

问及当时为什么一定要一定要股权进来的时候,黄敏强回答:“本来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走币圈,那不是我们的初心,公信宝不是来做快钱的。我们做的是一个长期的事情,除了币圈的机构,我也需要做股权融资的机构也要认同我们做的事情。所以一定要做股权,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同。”

WechatIMG562

被质疑的三大事件

公信宝的官网上写着:用区块链重构社会信用,构建可信数据的价值网络。公信宝的三个产品分别是基础公链GXChain、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布洛克城DAPP。

11月6日,公信宝完成主网升级, GXS更名为GXC。GXC总量依然为1亿,原来的GXC由GCNY代替,与人民币维持1:1锚定。此外,公信宝公布了公信节点竞选规则,GXC将承接GXS的所有应用场景,并被作为竞选的唯一投票凭证。

在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这个产品上,一直有质疑公信宝将会成为下一个数据中心的声音流传。对此,黄敏强表示:这恰恰是我们最不想做的一件事情,而且我们也很难做到这。

“在公信宝上,所有的数据源头都是个人和企业自己控制。公信宝会分配一个dataKey的私钥在客户端上,当用户在数据上链时就已经在源头对数据进行加密,上链完成后也是加密的。dataKey在客户端本地通过标准的加密算法进行加密,公信宝无法破解用户的数据。我们现在在做一件很超前的事情,我们第一个提出让个人数据所有权回归做自己数据主人,我们第一个做去中心化数据交易所,我们第一个去搭建数据基础性的公链。做成这件事情的意义非常大,因为它完成了世界上每个人数据所有权的管理,让他们获得一个全新的权利。搭建这样一个平台,让个人、企业、开发者都能参与进来,这是改变了过去互联网的一些格局。用区块链来重构信用社会——这也是我们的愿景。早期的质疑我们的声音可以忽略,三五年后,数据和区块链的结合,将会一是区块链的一个应用场景。把时间放长了看,我觉得一切都不可怕。”

2018年10月10日,公信宝白皮书3.0发布,白皮书的频繁发布,在行业内的一些人看来是一件很随便的事情。

据黄敏强介绍,虽然发布了白皮书3.0,但GXChain打造数据经济本质没变,这次的升级要服务全球数据经济,而之所以叫“基础型公链”,因为公信宝将做的更加更加下沉,更加底层。从1.0升级到3.0,我们大的方向一直没变,就做数据经济。让数据所有权的回归,做自己数据的主人,公民的信用数据由公民自己来管理,这也是公信宝起名的原因。

“其实我倒是有另一种想法,修改白皮书并不是修改宪法,而是去完善宪法。当时创业的时候只想解决某一个数据的场景,但现在我们想做的事情越来越多,我们要服务全球数据经济。原先设计的白皮书已经无法承载我们愿景。我们必须打破固有的思想,做一些破位创新,来升级。这次升级其实在外面口碑非常好,因为我们比过去思想成熟,同时有保障了过去所有参与者的一个权益。”黄敏强补充道。

公信宝的布洛克城通过数据激励模式吸引了用户,并入驻了丰富的精品区块链应用。但和目前市面上很多的区块链游戏模式一样,都以分红模式为主。最后都会面临分红渐少,玩家兴趣降低的情况。面对这种情况,黄敏强表示,公信宝是提供基础设施,布洛克城是一个运营平台,游戏运行的机制是不会去干预,但会去和项目方探讨怎样做一个更好的机制。

而区块链上的早期游戏确实都是一个类型,因为大众喜欢玩投机的游戏。如何设计一些好的游戏机制,激发用户的乐趣参与,让现有的区块链游戏变成一个有可玩性的游戏,而不只是为了投机,这至关重要。

WechatIMG561

海面上的孤岛

从区块链的水平架构上来看,它是互联网的平行世界。互联网现在非常方便和普及,但权益并不公开、不对等。数据在中心化的互联网公司手中,毫无隐私可言。但区块链的规则是公开的,权益分明,只是区块链现在还没有普及。

从区块链的垂直架构来看,它是一个构建于互联网上的一个可信对等网络。它能够为用户提供隐私和权益对等,提供出一个新的技术选择。在这个可信网络上,可以去做一些过去互联网能做的事情。

但当下互联网是大海,区块链是大海上的一个小岛,岛上有座小黑屋,这个小黑屋里住着智能合约。小岛周边都是鲨鱼在攻击……面对攻击,为了保护自己,智能合约只能把自己封闭起来。但在这样,智能合约施展不了功夫。

我们现在要么把区块链从大海里里移开,去一个更宽阔的地方,不构建在互联网市场,这样的话就没有鲨鱼了,但可能会引来更多的挑战。

要么就是扩大岛屿,扩大小黑屋基础设施,将这里变成一个城市。这就需要完成两件事情:一是扩展储存能力(不是主链上存储),肯定会通过别的方式来加强存储能力。二是如何在这个合约可调用的资源里面把它放大?市场空间越来越大,可用的资源越多,做出更加懂用户的应用之后,这个岛的基础设施逐渐变大了以后,上层能做事情就越来越多。

当然基础设施的变化其实来源于需求的变化,这是做基础设施的人没法预料的,我们的使用基础设施人每天都会有脑洞,所以协议也会一直在升级。

“区块链下一步真正要更多的应用落地,就需要加强扩大自己的计算范围,扩大自己的基础设施的占地面积。而我觉得在2022年,这一切可能会到来。”

 

视频|《8问》栏目

文|贾小别

《8问》参与方式

巴比特《8问》是一档人物深度对话栏目,旨在通过各行业人物故事、区块链热点事件追踪还原行业原貌,传递区块链的精神价值。如您身边有故事、有热点、有人物,欢迎添加《8问》栏目进行合作。

201806140214466007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11)
    0x4a6E4E54Ea8F4
    0x4a6E4E54Ea8F4 18天前

    加快发!我赞你

    +1
    +1
    我要点评
    Oras666
    Oras666 18天前

    一公五块

    +1
    +1
    我要点评
    洪武哥
    洪武哥 18天前

    得到了李笑来和徐小平的认可。

    +1
    +1
    我要点评
    进击de泽柱
    进击de泽柱 18天前

    啊哈,发现一枚主持人

    +1
    +1
    我要点评
    Summerish8899
    Summerish8899 18天前

    年轻有为,gxchain加油,你就是未来(ง •̀_•́)ง

    +1
    +1
    我要点评

    讲的故事如果有人信,很多人就会参与。

    +1
    +1
    我要点评
    信仰闪电
    信仰闪电 19天前

    应该庆幸没有被拉去电一电

    +1
    +1
    我要点评
    资本数字
    资本数字 19天前

    他说他妈妈教育他,他偷吃东西,那么之前他妈妈怎么不好好教育他呢?

    +1
    +1
    我要点评
    资本数字
    资本数字 19天前

    他们投资标准是看这个人会不会讲故事

    +1
    +1
    我要点评

    没想到是老猫李笑来帮助了他~~

    +1
    +1
    我要点评

    @公信宝 @公信宝社区

    +1
    +1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