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入币圈,前后6年,币安CMO何一用2小时聊了聊这些行业秘密

巴比特直播间 发布在 0 13232


8月4日,币安联合创始人、CMO何一做客巴比特直播间,两个多小时的精彩对话中,何一与主持人小喵聊到了早年的教师和主持人经历,也透露了一些劲爆的行业秘密,比如,她如何把当年的海龟赵长鹏挖到OKCoin,之后两人又为什么纷纷离开OKCoin,以及,“九四风暴”之后,币安如何快速崛起,币安为什么不认可交易挖矿模式。

201808061135259164

关于何一和币安,何一聊了很多,以下为内容摘要,经巴比特整理。

三次跳槽,对世界满怀好奇的何一初入币圈

何一的第一份工作是中科院心理咨询中心助理咨询师,但很快,她选择了跳槽。

“做到极致也就跟我老师一样成为行业专家,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决心调转船头的何一接受朋友邀请,参加旅游卫视节目主持人选拔,结果,对自己不报希望,心态平和的她竟一路过关斩将笑到最后。之后两年,借助旅游卫视,何一在主持界、演艺圈都有了不小名气。

何一说,老师、主持人都是命运把机会推到面前,她只是坦然接受。“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是创业,创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2013年春节,在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麦刚组织的聚会上,何一与OKCoin的徐明星聊了关于区块链和比特币的事情,这成为何一进入创业圈的契机。

“过完春节,我就去报道了,和老徐聊得挺快乐,老徐给我开了Offer我就接了,连价格都没有谈,现在回过头看,那个办公室蛮小蛮破,连Logo都是KT板做的,中间还断了,用透明胶黏在一起。”

何一感慨:“别人给你机会时,不要太在意回报,我对世界充满好奇心,我愿意向他们学习。”

赵长鹏离开OKcoin:干得不爽

2014年,赵长鹏还只是一位有技术背景的加拿大海归,在加密货币公司Blockchain.info担任技术总监,何一这样介绍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我们当时在杭州做一个活动,CZ(赵长鹏网名)是嘉宾,听他分享,觉得他特别有才华,我跟他要了微信。”

后来,何一想在Blockchain.info上打广告,何一找到赵长鹏要折扣,赵长鹏回复:“我们的广告不打折。”

“他没有因为人情而影响决策,专业度很高。”何一称,之后,她以打造全球最大的交易平台说服赵长鹏加入。不过,2015年春节过后,赵长鹏很不愉快得离开OKCoin,赵长鹏与OK coin创始人徐明星之间的互怼甚至成为币圈的一场大戏。对于这段经历,何一透露说:“离开一方面是没有拿到(钱),另一方面是伤了心。这在中国的创业中蛮常见的,但常见不代表这是规矩。”

那年夏天,何一也离开了公司。“这段经历让我们建立了默契,打下了做币安的基础。”何一说。

隐居幕后,打造现象级APP一直播

“你只想收获不想付出,这不可能。OKCoin时期,我一直在用何一的名字对外发声,用这个名字的信用为公司做担保。离职后,我希望站到幕后,用专业度去完成所有的战略目标。”

2015年12月,何一成了一下科技的VP。“市场战争的本质在于,你自己知道自己是谁,你的特点是什么,你的路在哪里。”

何一把一直播的产品定位到媒体属性,及垂直细分领域,扶持创投、音乐、瑜伽等细分领域的大咖直播,以此区别于花椒、映客的主播型直播。加之投资方微博的导流,2016年,一直播一下子火了。

如今,一下科技在快手、抖音的追击下失去了领头羊的光环。何一说,离职后,她对行业的关注度少很多。但她说,任何一个企业,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人才。

钱不是最重要的,试图挑战自我的何一“回归”币圈

“我一直不认为把钱搞到手里是一件重要的事。我考虑的是能做什么,创业过程里个人的成长是什么,完全关注在钱一定不会有好的成就。”

2017年6月18日,正在创业的赵长鹏约何一吃了一顿饭,她看着白皮书笑了:“他们起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中文名,像个开超市的。我说,交易所为什么不叫币安?”于是,还没有入职的何一为赵长鹏的项目取了名。

币安完成募资后,赵长鹏正式拉何一入伙,虽然手握上市公司高薪高职位的承诺,何一还是选择了币安。“这个团队是实打实做事情的,我知道自己加入这个团队能为他们带来什么。CZ不是那种圈钱的人,他是有梦想的,我想挑战一下。”她说。

结果,币安上线第一天就破发,1块变成了5毛。何一说,三个星期赵长鹏瘦了10公斤,压力特别大。

不过,等她正式入职后,币安的价格逐步上涨,而且,不少投资人跟他接触希望投资。“我开玩笑自己自带干粮,跑步入场。”

“九四风暴”后,币安为何快速崛起?

入职币安不久,币圈遭遇“九四风暴”,政府七部委宣告,中国严禁包括ICO在内的代币发行融资。

“监管不是坏事,好的监管帮助一个行业发展。”何一说,应对挑战,他们选择对中国ICO用户按发行价一元的价格退(币)。有若干项目涉及ETH,而ETH的价格跌了,他们就按当时ETH的价格退币,补贴了一大笔钱。“既然中国目前不能做,我们也就果断撤出了中国市场,专注国际业务。”

很多人说币安做大的原因是币安没有关,何一不认可,她说彼时全球有大量平台都没有关。“很多结论,其实都是事后诸葛亮,不是特别客观。”

币安vs红杉资本,为何从“相爱”走向“相杀”?

对于何一来说,她就像一个救火队员,不断为币安奔走。彼时,币安与红杉资本一度交恶,对簿公堂,这件事闹得币圈满城风雨。

何一还原了她眼里的事件原委。“红杉资本在‘九四’前和我们签了投资意向书,但不是正式投资协议。‘九四’后,资方有一些犹豫,到10月我们决定在海外强推一轮,希望借用投资人红杉资本的品牌为币安背书,他们拒绝了。然后IDG资本想投我们。我们认为红杉资本那一轮还存在,IDG参与下一轮。但他们需要就此协商,结果协商并不顺利,我们决定两家的投资干脆都不要了。”

于是,红杉资本在香港起诉币安。“那个起诉被驳回了,但有一个公告,媒体就从不同视角发起评论,有好有坏,我觉得舆论可以壮声势,但没有一场战役能通过舆论赢得。我不是不擅长舆论,我觉得人应该把精力放在对的地方。”

币安为什么做币币交易,不接C2C?

“C2C,不管是做美元还是人民币,都还是会有挺大的政策风险。”

何一说,实际上,所有涉及C2C的业务都需要各国的合法资质。“我们很尊重每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国情。我们不是说,先做一个C2C,只要有用户怎么着都行,这不是我们做事的方式。”

“我就是做法币交易平台,拿到了国家认可的执照,有银行的信托账号,一个普通人的钱存到交易平台时,其实是存到银行信托账号,不是币安私人的账号。”

国内媒体写币安国际逃亡,逃离监管,何一不认可,她说,币安是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国家政府、央行认可最多的交易所。

币安如何应对交易即挖矿等新模式下的交易所?

“大部分时候,人们会挑战江湖排名第一的人,你坐到那个位置,就会有不同的人挑战你,这是很正常的。”

何一说,对于新的玩家,币安非常欢迎,只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行业才会做大。但她不欢迎做伤害行业的事情。“我们不认可交易挖矿这件事,我不想多聊,时间会给你答案。你去提醒大家,即便你的提醒是对的,用户也会来骂你,因为如果你不说,骗局还可以继续,我不会赔钱。生活就是这样。坚持原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会让所有人满意。”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