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直boy陈伟星:为什么做打车链?要做自己看得懂的项目

花落知多少 发布在 0 4564


从泛城资本董事长到快的创始人,再到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群一怼成名,作为一名创业者兼投资人,陈伟星极为擅长追赶技术的“风潮”,就像鲨鱼一般,哪怕是稀薄到百万分之一的一滴血,他都嗅得到。在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热潮中,有多少人是冲着喊口号,喊口号的心理?而率性耿直的陈伟星又是如何辨别优劣,看准项目?以及决心打造“新型共享市场”—打车链?6月25日晚七点,泛城资本董事长、快的创始人陈伟星做客巴比特直播间小喵有约,揭开自己创业经历和暂未诞生的打车链神秘面纱。
201806281320199955
选择创业源于躁动

工作的人各有各的原因,创业的人大抵相同。听到过最多的原因是“爱折腾”/“不安分”/“躁动”,而陈伟星也是“不安分”中的一员。

“可能我身上有我们老家绍兴固有的企业家创新精神,当然当时也穷,学费拖了一两个月没交,想着赚钱才开始折腾创业。一开始进入大学,还没开始创业,是先组织创业活动,那时候鼓励了很多同学们创业。”

当时担任浙江大学学生科学技术协会主席的陈伟星组织了两届“挑战杯”创业计划竞赛,饱览了各类科技项目,也参与过一些诸如“新型材料,干细胞治疗……”等创新项目,耳濡目染,陈伟星对新技术的敏感度变得的极其强烈。

2006年,一方面是由于心底对创业的躁动,另一方面是觉得自己在创业上更加的游刃有余,仍在念大三的陈伟星和同学东拼西凑了17万元,真正开启了自己的第一个项目“phone city”。

“做的第一个项目是想通过web +语音电话做本地搜索,公司名称就是‘phone city’,中文的话就是电话城,后来通过摸索,创业方向上有了些变化,转向了游戏,做了像魔力学堂这样的魔幻校园社区,就把名字更为FUNCITY(泛城资本),和之前的名字也算谐音。”

对于创业,陈伟星并不觉得这是一件难事,“当时很简单,很美好,没想太多,想干就去干了。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也算融了一些钱,但是VC钱不好拿,还是一些‘土豪老板’给我们投了120万,我当时只拿500块工资,一天能吃一顿红烧肉,就觉得很开心了,很简单。我是那种不会想着‘只能吃一顿肉’的人,而是那种‘中午能吃肉了,很开心’的人。”

从泛城到快的,创业靠得是自己对技术的敏感

说到陈伟星,不得不提的就是快的打车。从2012年创建伊始,到烧钱大战,到2015年5月12日“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的滴滴快的世纪大合并,当时年仅29岁的陈伟星,作为快的创始人,一时间,名利双收。

对于创建快的的初衷,陈伟星表示道:

“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对我当时的创业团队的震撼还是很强的。大学时候,我看了几百份不同技术的计划书,对技术的发展敏感度还是有的。创办魔力学堂就是源于自己对flash网页游戏的敏感度。创办快的也是源于对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感到惊讶,觉得移动互联网公司应该要做出能改变生活的事情,最后确定是做打车这个领域是因为看到实实在在的需求,每天的订单量就摆在那里,当时就觉得这件事可以考虑。快的这个名字,是我取的。之所以起名为快的,当时是希望可以创建一个能迅速呼叫交通工具的平台,创建快的生活。这里的‘的’既可以是‘di’也可以是‘de’。”

从一手孵化到后来马云的一句“干”,尽管打车软件当时身处于质疑漩涡和政策风险之中,陈伟星一直坚信这件事能成,“我希望这事儿足够大,趁年轻能够狠狠搏一把”,但同时也深知自己性格上的不足,2012年年末,陈开始为快的寻找一位成熟稳重的CEO。

“因为我的性格比较跳跃,比较发散,那时候对自己的管理能力自信心也不足。我一直在创业,从来都没有给别人打过工,不能很好理解员工的想法,一直希望能找一个在大公司呆过的人来对公司做科学的管理。另外,公司如果有完整的架构,融资过程相对也更加简单,将股份分出来分担压力,分摊风险。”

在大公司呆过的成熟人士千千万,陈又是如何一眼相中吕传伟呢?

“在一次产品的讨论会中,我和吕传伟的意见不同,之前大家都顺着我,也基本上没什么人敢和我争论。而我不需要会说奉承话的人,需要那种在压力面前仍然有主见的CEO,打车软件竞争激烈,机会稍纵即逝,有主见且敢于坚持的领导者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当他跟我吵架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了CEO就是他了。”陈伟星说道。

三点无眠区块链社群最耀眼的陈星星,五分钟就投一个项目

今年年初,一个名为“三点无眠区块链的社群”横空而出,这直接拉开了“传统互联网”和“新型区块链”的互怼巨幕。而陈伟星由于自己耿直的性格成为了“互怼”中异常醒目的一颗星星。喜欢的人陈他为“耿直boy”,不喜欢的称他为“陈怼怼”。提到不愿闷头赚钱,安安稳稳收获名与利,陈伟星表示道:

“我是去年在这个圈子投钱最快的,投资最大的人,很多圈内老人知道我是见面五分钟就投的人。之前本想投ImToken,可是创始人犹豫,我在想是不是嫌估值太低,两个亿不行,三个亿?还犹豫?四个亿?还犹豫?五个亿,他估计觉得我是神经病,我这个人就这样的,我看明白了这个生态,我的投资几分钟就决定了。
那时候9.4之后,很多做区块链都跑路了,我觉得什么坏事都没干,为什么要跑路,我要站出来保护这些年轻的创业者,所以选择发声。我找了一些有影响力的区块链媒体还有一些对区块链有理解的学者,一起来解释区块链为什么是有价值的,为什么大家需要在这个领域创业。把这些问题解释完告诉大家这不是骗局,区块链行业还是有很多真正干实事的人,而且这些人是行业最宝贵的财富,将区块链正能量宣传出来,这是我们预谋好的。”

投自己看得懂的项目,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

五分钟投资理论,似乎有些玄乎,陈伟星表示在如此快速发展的一个行业里,慢慢尽调,是完全跟不上步伐的,这个行业里,重要的就是要快:

“在传统互联网行业,估值有用户体系、用户活跃度,市场份额等等标准,但是区块链这个行业估值是没有标准的,只要炒个概念就能卖得出去。没有标准,只要让更多人来买才能卖的出去。好项目被宣传出去,不好的项目也被过高的宣传,怎样判断好项目,重点在于团队是靠谱的,踏实干活不贪污。”

前脚从快的“功成身退”,后脚进入区块链的陈伟星又开始琢磨“在共享市场布局区块链”的可能性:

“做打车链的目的,一是为了让打车真正实现共享,二是为了能让现在主流人群看懂区块链是什么,司机是接触人最密切,最广的人群,能够迅速把一个东西带入全民生活中,三是这是这是自己能看懂的项目。自己看不懂的项目是做不了的! 我们把打车链称作是一场实验,不是给币圈看的,是给现在主流经济圈的人看的——区块链不只有骗人。通过打车链做一个简洁明了的实验,让大家都可以体验区块链。
链其实应该是为产业服务的。现在区块链很多项目是用来炒币的,不是用来解决问题的,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将区块链技术锚定到更加实用的应用场景上,这样才有更多追求实用的人加入其中,否则就是一群投机者聚集在一起,只有投机者在一起的社区,这个社区是不稳定的。

有价值的信息上链,没价值的信息不用上链并不是所有的服务都要用区块链解决,只需要将原来有中介成本的部分去除掉。比如软件推送这部分就是互联网服务,是不需要由区块链技术解决。只需要将跟每个人利益有关系的部分链化,以打车链为例,对司机奖励token,用算法展现公开透明性,应对怀疑。区块链最重要的是大家相信,愿意去贡献,不相信就不去贡献,区块链最重要的是让整个社区利益贡献者团结在一起需要一个激励制度,确权制度,公平记账制度,公平见证制度。”

EOS是毒瘤是我说的,我没说它技术不行!

前段时间,在三点区块链怼出名之后的陈伟星,再次向EOS和李笑来开炮,而对于EOS,他历数其八大罪状,并称其为币圈毒瘤。陈伟星表示自己的性格就是比较直,有话就会直说,但在巴比特直播间上,陈伟星同时也澄清了自己之前的一些言论不当之处:

“EOS,我的确有说它是币圈毒瘤,但是我没说它技术不行,DPOS模式在侧链等技术方面可以应用,但是它的融资模式和炒作方式是有问题的,这个模式会带坏这个行业。很多人把募集来的钱都当做自己的钱,每个人都喊单炒币,谁还来干活做实事。打车链的Token80%都会分配给社区。
项目募集的币也应该是公开的,公共资产本来就是需要公布出来,越是有名的人就越需要盯紧,他募集的币到底去哪里了?向投资者公开,这是义务。”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