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纯:互联网的本质是垄断,要用区块链来颠覆

8问 发布在 0 2760


蒋纯,普华资本合伙人,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应用博士,曾任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总工程师。

201805110755384099

如果时光回溯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的某天,你会在杭州城区看到一个约四五岁的孩童,正骑着自己的玩具小车穿梭在矮矮的平瓦白墙间,随后驶向拥挤的街道,远去了······

而这孩童的爸妈却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寻找着他。爸妈先是跑遍了附近的街巷,呼喊他的名字,无果。其后,跑到社区的公用电话亭,让看守电话的老奶奶打电话到娘家所在的社区电话亭,让娘家社区看电话亭的老奶奶叫娘家人来听接电话,这才找到原来是去了外婆家的小孩。

这是蒋纯儿时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一段,从这段往事中,他认识到自己从小就有很强的认“路”能力。

201805110805217611

九十年代,蒋纯在浙江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与应用博士学位,先后任浙江联通增值业务部经理、信息化部经理、浙江电信副总工程师、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总工程师。

当国内互联网还处于蛮荒时期,蒋纯便进入通信网络行业,而后经历了互联网的三次大浪潮。从蛮荒到繁荣,互联网把中国人的生活、商业形态闹了个翻天覆地,几乎彻底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消费、沟通、出行的方式。

“ 做互联网的初衷是要做去中心化,而后来发现在去中心化的模式上互联网不能实现盈利。最终互联网还是中心化了,甚至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互联网的本质就是垄断,在各方面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巨头。这和勇者斗恶魔的桥段及其相似,勇者打败恶魔之后将恶魔的头冠戴上自己的头顶。这种举旗帜抢位置的模式最终没有实现互联网那个‘自由人的自由联合’精神价值。 如滴滴变成了最大的出租车公司、百度和腾讯变成了最大的出版社、阿里变成了最大的中介······”蒋纯说。

201805110805416539

如今作为投资人,蒋纯说投资是一个探寻世界真知的过程,“对世界的认知不能闭合,要预测每一次变化中的新规则和发展趋势。我在坚信某件事情的时候,也一定是怀疑这件事情的,并且会为新事物打开一扇窗。”

蒋纯认为,“区块链”这个新生儿是信任的互联网,它传递一种信任,这种信任不以任何企业和平台为背书,根据自由意志编写的机械算法作为信任基础,形成协议来执行,大家共同担保。

在区块链价值投资上,蒋纯则认为要产品比技术更重要。区块链除加密算法和分布式存储之外,其它技术皆构不成瓶颈。虽然区块链技术有一定的知识门槛,但这个门槛会迅速降低。蒋纯预测,到2019年,会有很多程序员可以做区块链技术开发。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更多的是需要注重产品。

“需要考虑你的产品到底要做成什么样,以及什么样的产品符合应用需求。产品抓住的痛点,搭建出科学的体系,设计出符合人性规则、社会规则、技术趋势的产品。”蒋纯说。

201805110805379832

蒋纯认为一个好的区块链项目有三个考量面。一是技术方面,能在密码学领域有更多突破,把加密的方式和效率做的更好;二是产品方面,做好基础层面,如搭建共链这样的生态体系;三是应用方面,能打通原有的信任体系,创造出新的价值。

在“区块链”概念火热的当下,其财富效应也极强,而举着“区块链”旗号和产品硬绑的现象便是其一。对此,蒋纯说道:“这是一种营销手段,并不符合区块链原有的定义。但从另一个面来说,一个事物只要有价值和热点,就会出现借势营销。他们的产品虽然并未真正和区块链技术结合,但这是区块链思想带来的提示性,激发了很多商业灵感。在这其中,真正有意义的是它是一种新的商业思想,新的产品,能改变社会。 它就像一块石头丢到水里,会形成波澜,也挺好的。”

“从区块链的从本质上来说,如果用区块链生态来重组互联网,现在很多互联网巨头是要被颠覆的,虽然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颠覆。本质上互联网和区块链的逻辑并不一样,但互联网能从区块链中学到很多,用来改善产品,这些进步是值得期待的。通过这种方式增加信任,合作做事情。 ”

对于五年后的区块链,蒋纯对此充满期待。他说:“我充满期待,因为区块链所代表的那种信任思想,能让五年后的世界变得更好。”

文|贾小别
视频|8问栏目组

【8问】参与方式
面向全球征集节目录制嘉宾,如果你身边有技术极客、投资大佬、区块链领域创业者……或者你想毛遂自荐,欢迎与巴比特《8问》联系。

201805110755263947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