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敏强: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只要有一点点希望,就应该尝试

胖小喵 发布在 0 13806

3月5号晚7点,公信宝创始人黄敏强做客巴比特直播间聊了公信宝的前世今生和未来,以下是节选内容,enjoy~

小喵:当初是了解到区块链的呢?

黄敏强:13年,12年年底,那个时候我们(做技术的)有个小群,大家会一起聊聊投什么比较好,就跟大家现在聊投什么好是一样的。但我们偏向技术的话会去研究技术背后的东西。所以我在13年14年的时候,跟我现在公信宝的联合创始人涂博军,还有另外几位,一起做过几个项目,做过矿池,也做过竞猜(足球竞猜),当时做的西甲英超世界杯,用现在的话来讲叫预测市场,然后也做过很多比如数字货币支付,数字货币股权众筹市场等应用。

小喵:在一开始接触到区块链或者比特币的时候,就特别感兴趣嘛?

黄敏强:那个时候有一种什么样的冲击呢?这种感觉是特别的直接。因为终于有一样东西是我自己管理的,因为我自己一直就相信,过去你所有东西都不属于你的,你的钱你的资产,你的房子,你的土地,你的一切东西,不完全属于你,只是你在使用,你暂时拥有,但是比特币就是你自己用自己的私钥就可以真正的拥有它,没有你的同意,别人不会动你的资产。也许这就是一种叫自由的东西了,也是一种隐私,或者说个人资产类东西。这种隐私是自由世界的一种基础,所以那个时候就很着迷。

小喵:您之前在汉鼎做CTO, 那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放弃百万年薪,开始创业”的?

OK这就要聊聊我的过往的工作经验,我是计算机专业出身的,在一开始工作的时候,做的是政府企业的数据,相关的数据交换跟目录体系这块。然后做了做到13年,那时候开始接触币圈,接触区块链技术。那个时候是当作兴趣爱好去研究它,所以还是有自己的工作,但是工作已经从政府数据这块转型当时最热的互联网金融领域,我去做技术,然后也做过理财,贷款跟信用征信。到了16年,我是在汉鼎宇佑任CTO,同时是互联网金融板块的总经理。16年其实区块链已经开始起风了, 14年15年到16年年初,其实整个市场是很冷的,但是16年年中的时候,大家就开始热议了,我就觉得创业的机会来了。本身那个时候生活已经是还可以了,我这个人又喜欢追求激情的事情,有干劲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个时候该创业了!而且当时公信宝的雏形已经有了,做数据交易,数据管理这类的事情。于是那个时候就给那个小群里的几个朋友打电话,聊了5-10分钟,大家都很激动,一个礼拜之后,在杭州就把公司成立了。就这样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团队,一个好的创业方向,所以之前的一切就让他随风去吧。

小喵:为什么要选择做公信宝?解决那些痛点?

过去的数据交换,所以交易的模式全部都是中心化的,那中心化的东西就会存在一个信不信任中心的一个问题,因为数据沉淀了以后,沉淀方变成了数据最大的拥有方,那么它就会成为各方的竞争对手,或者说各方都非常担心他数据泄露的问题。那么同时在我们国家,这个行业其实有很大的一个叫数据黑市的这么一个市场,就是你的数据被中心化的互联网公司,以各种方式泄露了。那么泄漏到市场以后,他们经过加工并转卖我们的数据,其实我们是不知道的,没有得到认可,我们的确权都没有,所以隐私被侵犯是很正常,很泛滥的一件事情。另外那个时候互联网金融行业数据造假也是很多的,所以基于这个(痛点),我们就做了一个不去缓存数据的数据交易市场,可以做这么一个是数据交易,另外一个想去做一个保护个人隐私需要本人确权的这么一个事。第三个呢,我们用技术去做交易成本高,不可篡改的历史记录,去制约数据造假,在数据金融领域就想到了这么一个事,而且非常激动,刚好把我过去的数据交换,互联网金融,区块的开发经验全部都整合到一起,所以就诞生了公信宝的想法,既然想到这个事就会很激动,包括我的合伙人也会很激动,既然如此,那就干,所以在16年的8月10号,我们就在杭州,就在饭桌上就把公司给定下来了。

小喵:无论是数据交易所还是布洛克城上,当用户要授权那么多数据的时候,肯定是有所顾虑的,如何证明你们是真的不缓存数据?

我觉得做产品, to C跟to B的产品不一样在于to C的产品首先要先想到一个想法,然后逻辑上走得通,我们先扔到市场,让它运行起来,热起来。所以我们要做布洛克城的时候,其实是在17年的12月份想到要去做,从而去完善公信宝的整个经济模型。想到要做这个产品的时候,我们大概花了差不多25天左右的时间就把它开发出来并且上线。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其实很多功能都来不及开发的。那么我们会优先把流程能跑通的功能先开发出来,先大家先能体验到。所以这是这叫做速度决定一切,做产品就应该这样。那么其实后面我们是这样,根据我们的白皮书,我们怎么说的,就是怎么做的,第一个就是数据所有权的回归,通过数据采集的方式,让我们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各种互联网公司里面的数据,通过你自己的授权把数据采集回来,并且用自己的公钥进行加密存储到区块链之上,一旦存上去,所有权就在你自己手里,你有自己的私钥,自己管理自己的数据。那么我们接下来会提供几个功能,让用户去检查自己存在链上数据是什么样的数据, 并且如果别人想要看你的数据的时候,你在自己的布洛克城里面,你可以去确认,同意别人来看。那么这是我觉得从功能层面是可以得到让他去检查的。通过这么一种形式,让用户回归做自己数据的主人。

那么再往后,就是开源,是区块链最好的背书,不需要别的什么,不需要说什么,就开源就好了。所以我们现在我们的主链,数据交易的钱包,包括数据交换的协议,还有数据交易盒子,大概有九个project都是开源的,大家可以去看我们后面的执行逻辑怎么样,可以实时查看。但现在就是布洛克城前端APP这块是没有开源的,因为这一块它是用户交互流程这块。

为什么这块还没有开源呢?就是我们在开发这套产品的时候,首先应该想到先work起来,先让它跑起来,(注:大家关心的提现会在3月中旬完成)所以并没有做到完全的尽善尽美。而且我们的代码是每天每周都在迭代,都在修复漏洞。所以我们是希望把这一切做得足够完善,因为一旦开源,别人会来研究你的代码,不安全的话,别人通过漏洞攻击就不好了。所以我们希望就做到足够完善以后再把代码开源。那么这样的话,就算有模仿者,我们也不怕,因为毕竟我们整个思路,他不一定能模仿得到。所以你需要让自己的产品够成熟,你需要你的模式够稳健,你的护城河够宽。

目前除了前端交互流程,没有开源。(注:黄总说计划在今年上半年能开源)在主链,包括所有的其它数据,相关的东西已经全部开源,大家可以去检查。所以我们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用户相信我们是这么说的就这么做,白皮书怎么写的就怎么做的。所以这也符合公信宝一贯的风格,就是我们自己所首先确保自己不作恶,你自己不作恶的时候,你就会成为一个有底线的人,你不去做,才能去达成我们的愿景,用区块链来重构信用社会这么一个事情。如果你想做一个这么伟大的事情,这么有梦想的事,结果自己在作弊,那等于你说的一切都是空谈,都是没有用的。所以我对我们的工程师有要求的,我对我每个工程师说,这是你必须要确保我们自己不作弊,你才能做成这样的事情。所以如果说有工程师在偷偷写一些代码,或者说在做一些作弊的事情,被我发现一定是开除,毫无疑问。

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决定公司天花板。我是这么想的,我的公司同事也会这么想,然后我们的代码开源,我们可以很自信很自豪的去跟别人介绍我们在做一个很伟大的事情,就是公信宝我觉得最厉害的地方。不是创意,什么都都不是,我觉得最厉害的地方是在就是我们公司的每一个人,他不需要驱动的,而是自我驱动的。他们自己会很努力的去工作,凌晨几点对于我们完全不陌生。然后他们每个人由内而外的那种朝气,都是非常相信(在做的事)。所以这种精气神,我觉得是公信宝最nb的地方。


小喵:其实公信宝现在在做的事,一直都是BAT想做的事,但由于国家的原因,那么公信宝会受到国家政策的影响吗?

在国内,数据交换,解决数据不造假解决数据,隐私被影视个人保护解决,数据不缓存等等一些问题,我们可以解决实际to B场景,一些痛点,所以这个在国内是正常开展业务的,我觉得只要我们治理架构足够合理,那这个就OK了,因为我们现在除了给金融在做,同时也给政府也在推行一些地方的一些项目,比如像最多跑一次这样的就是惠民工程,其实都是由公信榜再出方案在推进。

小喵:在官网上看到“部分签约客户”上列了104个合作伙伴,包括“联通,银联”这些非常优质的数据源,在谈合作上最开始会受挫吗?

困难肯定是有的,但是我们去推广我们的产品,不是让他们把数据库的数据上传到链上,一次性提供出来,而是叫有触达的消息,有重大消息广播到你那里,然后你再返回这条数据结果就行了,这样解释就会相对容易一些。

他们之前的合作伙伴都是更多的是像这类的数据中介,那我们就告诉他用区块链技术,你自己有一个节点,你自己有一个客户端,那么你对接好,别人要来买数据,就直接到你那里来买。所以这种的话就是需要跟她讲讲明白区块链技术安不安全,讲明密码学的传输。然后我们讲明我们代码是开源的,是安全的,不会偷你数据的。到了17年底的时候,市场才真正得热,在一开始创业的时候没那么热的。所以我们在这块时候,一开始人确实做了大量的工作,我自己也会陪我们的BD去每一个客户去拜访,去跟他们讲清楚,因为我自己技术出身,会在在白板上给他们讲清整个流程。那么整个是怎么样的?包括跟告诉他我们代码是开源的,区块链最好的背书就是开源,你开源了就是等于说一句话,就是你把衣服都脱光了,身子晒在阳光底下,那我身上有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吗?所以我会用这种比较直白的方式跟我们客户去解释,你敢开源也就说明你不会作弊,你也不能作弊。这样客户就一家两家三家这样越来越多。

市场从冷到热,我的感悟是很深的。一开始如果说没有完全想明白或者大家不认可的时候,没关系的,因为罗马帝国也不是一天建成的,你的商业模式也不是一天想明白的,但是一开始你只要有那么一点点觉得可能成功的一种想法的时候,就应该去尝试,然后再不断地交流,在不断的探讨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成熟。那么有些事情就做成了,我们就是这么过来。

小喵:之前又看到说公信宝和蚂蚁金服合作的消息,后来又通知说删除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在和大公司合作的时候会比较困难吗?

做to C产品,客户其实很简单,你让他感觉好玩就行了,那你再说服一个B端客户,你必须要跟他聊清楚,你为你为他带来什么?你为他节省了什么成本,时间金钱,然后你为他带来什么效率,就是你要讲很多东西,并且你让他相信你不会成为他的竞争对手,你不会成为他敌人。

所以越大的公司在这方面的资质审核上,合作这种,就会越来越要求越来越高。你也知道公信宝属于一没平台,二没资源,三没爸爸的一个公司,对吧?是白手起家的这么一个项目,我们几个创始人也都是技术出身,所以我们叫自己草创,对吧?

对一个大企业来说,跟你签一份合同,是很慎重的一件事情。因为你如果是一个不认真做事,没有实际产品,还要一起宣传,就像是在利用他们的名声,伤害的是他们自己的利益。其实前面几次,我们bd去跟他们沟通,他们一开始也不太愿意接见的,到后面,就是一句话“真诚最能打动人”。

至于蚂蚁金服的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合同签了以后,实刚好不巧那段时间国家对于征信,征信牌照这个领域,政策非常敏感,管的特别严,你看现在不是刚好有一张牌照发出来吗?像之前大家这些公司都是临时牌照,所以我觉得可能就是这个行业刚好处于这样的一个时期,那么尽量的不要去做宣传。我们对我们客户的态度是这样,他们觉得不合适,我们就要去支持他。

小喵:布洛克城是如何诞生的?

一开始我也不会想到,说实话,没有一开始说一拍脑袋就想出来的。我是想了三个版本才想到布洛克城的,一开始也不叫布洛克城,就是想要做一个个人数据管理的应用。然后后来就想到了更多,因为我们自己有数据采集组件,国内我们是做的最好的,国际上也没有这的需求,所以现在我们在国际上也做得最好的。所以如果再把to C这个产品做起来的话,那么每个业务线其实就可以串起来了。

用户的痛点是“听说过比特币挖矿,但你能挖矿,因为门槛已经很高了”。但在部落克城上我们就是想让用户体验挖矿并且是低门槛+零成本的,而且还不费流量,还不用占用自己本地的手机资源。那这样的分配方式让用户就觉得很好玩很刺激。然后就大家都会推广,只是一开始会有一些新的问题,那这个我们会通过后面的工作运营工作宣传,不断降低用户对他它的不信任。

这样一来,第三个版本就成型了,很激动,当时是在南京回杭州的路上,想法都成熟了以后,赶紧给小秘书打电话,办公室开会所有人不得缺席。所有人听完,就惊呆了。就决定就干!就立马开始设计排版,然后去规划然后细化,然后跟CPU讨论开发进度,和他们尽快给我一个排排期,然后第二天就告诉我,我们在1月12号上线,整个节奏是很快得非常快,就是我们的就是我们团队执行力还是真的非常快的。做一个产品,必须要你说服自己你自己自己,都相信它是能做成的。 一定要说服到自己以后你才能说服的同事。这种自我驱动力是真的是力量是非常非常强的。物理伤害,远远不及精神伤害力量这么大。我被人打一下,或者说拿把刀割下,搓一下,我左手骨折一下,其实这种伤害是没关系的。但精神的伤害,你可能就整个人就垮了就扶不起来了,但精神力量的提升也是一样的。从精神层面,就让他相信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小喵:之前自称是古典区块链的朱啸虎老师接连好几天怼“区块链”,首先他讲到“ICO乱相”:就是说“没有人会在一开始就拿到很多钱之后还努力工作,考验人性的模式从未成功过。”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这个我不认同他这个话题,我们看到很多成功的应用,比如说以太坊。朱老师说的,不是说所有人都是这样,不是所有项目都这样,你不能一棍子把所有项目打死,现在很多项目通过这种方式具备了一种叫什么?跟大公司一起玩的一种机会。过去我们知道,比如说这种创投,它最多能给你投几十万几百万,投完以后,后面就会有资本市场来控制你这个项目,不断的控制股票。你有想法,以前是有想法不敢去做,你做出来没几天被抄袭了,或者直接用它的资源快速把你打趴下了,是过去互联网的一种玩法,过去资本市场的一个玩法,你能说那种不残酷吗?一样残酷。通过这种脱困融资的方式,是具备了让创业团队有想法,有激情的团队,有执行力的团队,具备了跟大公司一起玩的一个高起点,我一下可以去做一个很大很大的事情,可以去跟巨头去竞争了。

每一样新生事物的产生过程,一开始肯定是野蛮成长的,但是你需要通过打击,通过扶持的方式去逐渐引导,也是有很多泡沫,有很多野蛮成长存在,有很多杂草存在,有很多浑水摸鱼的存在,让这个行业存在大量的负面消息,但是需要什么?需要领头羊企业去树立正确的区块链技术的一个价值,你的产品做出来,你的应用做出来,你需要让国家开导,让国家看到这个领域是有希望的。如果第三方支付,当时没有支付宝,没有腾讯,没有这些公司把第三方支付做得那么彻底做那么合规。当然也它跟监管层也沟通过,反复沟通很多年,肯定是不可能走到今天。互联网金融也不可能走到今天,想起来给他发牌照,像现在区块链也一样,一定会经历过这么一阶段以后,让国家看到这个行业是有希望的。数字货币家区块结合是可以激励很多行业,激励很多人去为社会提供价值,让社会变得更诚信,然后激励很多人去做出更多超前的东西,然后让区块链技术迅速发展。

 

查看巴比特直播间

查看往期视频版+文字版整理集合(宝二爷/巨蟹/BYTOM朗豫/曹寅/郝杰/点付大头/blockstream缪永权/公信宝黄敏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0)